当前位置:庐江县白山教育网 > 教师空间 > 教师作品 > 文学 > 读书有味是清欢

读书有味是清欢

时间:2019-06-20 22:09 来源: 作者:陈军 点击:
核心提示:时光骎骎,斗转星移,弹指间,我已从垂髫稚童迫入天命之年了,确乎是“时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在已逝的几十年的岁月之河中,曾有过许许多多的往事,可惜多数都被时间之水冲刷得漫漶不清,但那些珍贵的事件犹如水边的卵石,愈经时间之水的淘洗,反而愈见光

时光骎骎,斗转星移,弹指间,我已从垂髫稚童迫入天命之年了,确乎是“时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在已逝的几十年的岁月之河中,曾有过许许多多的往事,可惜多数都被时间之水冲刷得漫漶不清,但那些珍贵的事件犹如水边的卵石,愈经时间之水的淘洗,反而愈见光彩和清晰起来。自恃平生没有太多爱好的事情,但读书与创作却前后贯穿了几十年,至今仍乐此不疲,并从中汲取精神的动力和前行的勇气,堪称读书有味是清欢,让我在哪怕最平淡的生活,仍能撷取清芬,获得人生莫大的欢趣,并点亮生活中每一个平淡的日子。苏东坡说“人生识字忧患始”,其实即使不读书,忧患也伴随着人的始终,倒是书籍是精神上的良药,让我在最痛苦和绝望的时候获得慰藉,并缓释殷忧,让我更加热爱这丰富多彩五采斑斓的世界。                     

我出身在普通的农民家庭,父母虽能识文断字,并且都任过民办教师,但家里却没有藏书,甚至连废旧的报纸也没有。接触的乡民中,没人说什么子曰诗云之乎者也,更不谈论唐诗宋词,自降生至小学毕业,没有读过任何一本课外文学读物。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我和同龄的孩子一样,除了在课堂上听老师授课外,课余的绝大多数时间都用来嬉戏和玩耍。当时我们这些同龄人多,鹑衣百结食不果腹,整天心里寻思着到哪里去偷些瓜果充饥,不曾想过那些文学之类精神的食粮。我第一次勉强接触到课外文学作品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那时在三年级的时候便要求写作文,我们连造句都视为畏途,何谈写作文呢?当时教我们语文课的钱老师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本《少年文艺》,经常在课堂上范读里面同龄人所写的佳作,我一下子被里面描写的精彩的故事所深深吸引,那时胆小,尽管极想从老师那里借阅,却终究不敢启齿。到了四五年级时,钱老师更是将报纸带进了教室,那上面的佳作多是出自老师之手,虽然钱老师并没在那些报纸上发表过文学作品,但他的零星的分析和评论,仍让我倾倒,并示其为偶像。在整个小学时代,我虽然没有读过任何一本完整的文学作品,但我隐隐觉得在吃喝之余,还有更多有价值的事值得去做,比如阅读文学作品并进行创作,可是我那时对此不仅认识是模糊的,另外总觉得阅读与创作对我而言是悬在天边的一个遥不可及的幻梦!

我刚上初中时,还是在作文时颇感棘手,经常抓耳挠腮行文仍如蜗牛爬行,看到班级同学的作品被贴在教室的墙上或听到老师宣读同学的优秀作文时,心里的感觉真是羡慕嫉妒恨,须知少年的虚荣心和嫉妒心是很强的,我把自己的苦恼和想法向大伯家的二哥和盘而出时,他也没有在作文上给予我具体的指导,记得他给了我一本厚厚的《作文集锦》,里面摘录的都是中外作家佳作中的精彩片段,我于是如饥似渴的阅读起来,即使到了周日,我再也不去田间地头追逐打闹,也不去抓鳝捉鳅,我似乎变了一个人,静静地沉浸在阅读的享受中。这本书看完后我便去堂哥家再换一本,初中几年我阅读了大量的文学作品,远远超过同龄孩子的阅读量。我这位堂哥也是一位文青,家里的藏书量为全村之冠,其时我大伯在马鞍山上班,他家的经济状况在全村也是名列前茅的,并且二哥又是大伯最器重的儿子,因而他的私房钱在几个兄弟中尤其多些。记得我在初中时就有幸拜读了路遥的中篇小说《人生》,张扬的《第二次握手》,古华的长篇小说《芙蓉镇》,周克芹的《许茂和他的女儿们》,苏叔阳的《故乡》,张洁的《沉重的翅膀》等许许多多佳作名篇,其中有的作品,我的同学至今都闻所未闻,如李存葆的中篇小说《山中,那十九座坟茔》,张贤亮的名作《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此时此刻,我的身心几乎完全沉浸在文学作品的阅读中,尽管那时家里只有茅草屋四间,每逢下雨天屋漏不止,甚至家里连长方形的条桌都没有,我每次阅读的时候都是端坐在家里堂屋的桌边,掩上大门,打开后门,后门外有一片竹林,每在晴朗的午后,屋内安静,阳光透过竹叶的缝隙撒下点点斑驳的光影,竹林里偶或有小鸟啁啾,时不时也公鸡拉长了声音鸣叫,在这种诗意的氛围中,我在潜心地阅读,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写些文学作品,老实说我那时竟然毫无自由地认为当一名作家是世上最引以为荣的事情。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是那些文学作品为我构筑了一座座壮丽辉煌的精神殿堂,让我居于茅屋之中,犹能品尝到生命的欢趣和精神的愉悦,即使在阴雨的日子里,只要有书籍的陪伴,就似乎感觉到自己沐浴在春天般的阳光里!

我在初中阶段阅读文学作品的总量通常是同龄人的数十倍之多,甚至连一些冷僻而古奥的文字我都看得津津有味,如《唐代传奇小说集》,《唐宋八大家散文集》等,文言的书看得多了,我便在每天的日记中用很不规范的文言字句撰文,虽藏拙不敢示人,但自娱自乐,凭此积累,我在高中时曾用文言文写成一篇作文,让我的语文老师赞赏不置,呼我有鬼才,并嘱我勤学苦练,日后定有成就。由于博览和勤练,到初三时,我的作文水平进展神速,所写作文多次被语文老师当众朗诵并让同学们传观,我不满足于此,竟在私下开始创作短篇小说了,一般篇幅在一万字左右,每当文成,便传给同学们阅读,这当然又赢得了大家的啧啧赞叹,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私下自忖,我在其他方面均没有什么特别的才能,唯独在写作这方面似乎有些天赋,在全村恐怕也是一时之选。上世纪八十年代,同学们普遍爱好文学,我那时居然幻想以后凭写作谋生,现在想想实在太可笑了,但那时却是潜匿在内心的真实的想法。堂哥后来高考落榜回乡务农,辍学一年后,受小姑怂恿到庐江补习学校复读,竟然一举考上了安徽大学,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我们那个荒僻贫穷的小山村堪称是轰动一时的新闻。开始上大学时,堂哥还与一位已订婚的王姓女子保持书信往来,可是到了来年初夏,堂哥可能是受到大学风气的沾染,嫌弃了当初山盟海誓情意款款的女友,并以恩格斯的话“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为借口,企图悔婚并断交往来,父亲惊此巨变,央我给大伯修书一封,意在挽回局势,我当即铺笺拈笔,略一斟酌,二千左右文字一气呵成。等大伯回家乡时,问我父亲,上次给他写信的是何方才子,当大伯得知是我时欢忭异常,并当我的面说了很多揄扬之词,且在当年腊月为我在县城买了一件上衣西装,我当时十分自豪与激动,须知那可是我平生穿上的第一件日思夜想的西装!自打穿上那件西装,我一时顾盼自雄,自觉当时已是村中才子了!

我后来之所以选择中文系,潜意识中仍有日后想当作家的奢望。我那时在校园小荷才露尖尖角了,开学典礼上,代表新生发言的就是我,我之所以被班主任相中,便因我进中文系时,语文单科成绩是全班之冠,入班后我旋即加入校文学社,并被推为校文学社理事长,不久被校宣传部长定为校报编辑,近水楼台先得月,此后我有多篇散文自由诗古诗词作刊发在校报上,看到那些散发着油墨清香的印刷字,我有了一种小小的成就感。既为校报编辑,便要审稿与阅稿,并且每个月去一次《芜湖日报》编辑部,在大编辑的指导下排版定稿取样,与前贤名流在酒宴之上学习交流创作方法与经验。课余之暇,我一般坐在校图书馆疯狂地浏览中外各种文学刊物,并系列地阅读了《新文学大系.散文卷》。每逢周日我便写些散文投往各地的文学刊物,虽然也偶有作品被选中发表,但多数如泥牛入海未无回音,即使如此,我丝毫没有沮丧,仍孜孜不倦地阅读创作。那时家中经济依旧拮据,但我丝毫不以为意,每到市区,必逛书店。每晚枕下必藏书籍,睡前不观书便无以成眠。可惜的是我现在虽然是一名语文老师,作家还是一个不可企及的梦,但我一直坚持阅读与创作,希冀让我的学生们受到影响保持高洁傲岸的情操和安贫乐道的情怀!我的一个姓刘的朋友曾用李商隐的两句诗来概括我:“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后一句不幸被他说开,但前一句就愧不敢当了。不过,我的梦仍在延续……

(责任编辑:admin)

Tags: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导航
友情链接
© 2010 庐江县白山教育网  版权所有
主办:安徽省庐江县白山镇中心学校    地址:庐江县白山镇白山社区东大街
邮编:231531    电话:0551-82563299    传真:0551-82563299
ICP证:皖ICP备09006013号 

皖公网安备 34012402000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