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

时间:2012-09-21 20:56 来源:明德小学 作者:明德夏红梅 点击:
核心提示:我对母亲的感情十分淡漠,妈妈这个词对于我来说是十分陌生的。在我的记忆中,我似乎从来未喊过妈妈。并且听大人们说,我小时候非常奇怪,会说的第一句话是爸爸,自打会说话起就没喊过妈妈。 我们同住在一个城市中,却不住在一起。我一出生就被送到奶奶家,是

我对母亲的感情十分淡漠,“妈妈”这个词对于我来说是十分陌生的。在我的记忆中,我似乎从来未喊过妈妈。并且听大人们说,我小时候非常奇怪,会说的第一句话是“爸爸”,自打会说话起就没喊过妈妈。

我们同住在一个城市中,却不住在一起。我一出生就被送到奶奶家,是奶奶将我一手带大的。在我12岁那年她生了一个男孩,那是我的弟弟。他叫森林,而我叫林林。常有许多大人对我说:你看***妈,偏心就偏心,连起名字都偏心,他是森林多大啊,而你不过是一片小树林。对,我就是一片小树林,而且还是孤独的小树林。从此我开始讨厌“森林”这个名字了,因为我讨厌别人说弟弟比我大。他是家里的老大,是全家人的掌上明珠。的确弟弟一出生就跟着她生活,而我一出生就被送到奶奶家,这也未免太不公平了吧!我不会喊“妈”,而弟弟总是“妈”前“妈”后的叫,我觉得他是在笑我,笑我没有妈妈的疼爱,而他有。所以才把“妈”叫得那么大声响亮,像一把利剑直插我的心脏,因此我也讨厌他——森林。

直到我十四岁时,“她”才把我接回去同她和弟弟一起生活。在我看来她把我接回去绝不是因为想我或惦记我什么的,而是怕我长大后和她不亲,不给她生活费。尽管我们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但见面的次数和时间少得可怜。家中的一切亲情和温暖都不属于我。交流与天伦的欢乐都属于她们母子,而我则是多余的。

每当看到别的孩子都有妈妈的疼爱时,我就会非常的羡慕。于是我常常会一个人呆在角落里哭。其实我并不是不想和自己的妈妈亲,只是她从来没有对我嘘寒问暖过,仿佛我不是她的孩子一样;我和她之间没有过沟通,并不是我不想,而是她不愿。我也曾一拳打碎过学校的玻璃,血流一地,疼和痛我都不管,只为能引起她的注意,然而似乎她连看也不看一眼。我是多么希望能得到她的赞赏和疼爱啊,哪怕是责骂!我的学习成绩总是全校第一,尽管我已经做得够好了,但她还是不曾夸我一句。我有时就想,她要是能把对弟弟的爱分那么一点儿给我,哪怕要我明天死掉,我都愿意。可她竟是如此的吝啬,我甚至以为自己不是她亲生的,所以我开始对她抱有成见。

我上了离家远一点的重点高中,我的成绩依然是名列前茅。过年时我和她才会聚在一起,但我们之间的交谈少得可怜。年夜饭一吃完她就去了她的娘家,她的娘家似乎就是她的一切,那里任何人都比我重要。年过完了,我也要开学了,她带着弟弟走了,我依然像以前一样努力的学习着。

阳春三月的时候,天气竟然异常的寒冷,天上竟还飘起了雪花。我在班里冻得直打哆嗦。这时有人敲了敲我旁边的窗户。我一看竟是她,才几个月没见她瘦了许多。她冻得嘴巴都紫了,全身都是雪,宛如一座雪雕。我打开窗户,她哆嗦着从怀里掏出一杯奶茶递给我,说:“冷吧,快乘热喝!”就这么一句,我竟受宠若惊的望着她。她则是笑着看我说:“快喝啊!”我喝了一口,她赶忙问“好不好喝?”我勉强笑着点了点头。她好像很满足似的,笑的合不拢嘴。上课铃响了,她的笑一下子僵住了,但她的眼神却射出热切的光。她看着我说:“你不会恨我,对吧?”然后像希望得到肯定似的望着我。见我久久没有说话,她的眼神便暗淡了。然后说了一句,“好好学习”便走了。外面的雪越来越大,她在雪地里摇摇晃晃的走着,边走边用手拭去脸上的什么东西。

一个星期后,我接到了从老家打来的电话,说母亲病危,也许是亲情的缘故吧,一瞬间我的泪流下来了。等我赶回来的时候,母亲已经躺在医院里与世长辞了。看我站在母亲灵前半响没话。这时爸爸红着眼睛说:“***妈其实一直有病,在你刚出生的时候,医生就说她活不了几年。之所以活到现在,连医生都说是个奇迹。因为她爱你,舍不得你,是你支撑着***活了这么多年。如果没有你,***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我看着爸爸,眼里满是疑惑——她真的爱我吗?。“一个月前,***就病重了,她为了你好好学习,不让我买打电话给你,后来她可能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就趁医生不在的时,偷偷从医院跑出去坐车找你。她见你在上课,又不想打扰到你,就这么一直在外面站了一堂课。回来时病情加重了。她并非不爱你,不关心你。她只是不希望你爱她,怕她去世时你会肝肠寸断。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撑多久,只是她不想过早的离开你。她总是以为这样对你,等她死后,你就不会伤心了。她总说如果给你过多的爱,就等于给你过多的伤害。她宁愿你恨她,也不愿你难受。她之所以总往娘家跑,是因为她怕自己去世后,你没有娘家,她希望自己的娘家今后也能是你的娘家,所以她得常和那边联络感情。当听完这些话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血液在我身体里倒流一样。爸爸递过来一个本子,我翻开看,那是妈妈的日记本。每一页都写满了思念,写满了我。我的手在颤抖:当我用手打碎玻璃时,她又何尝不伤心呢?可我又何尝知道?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林林,妈妈希望你能幸福,就让你恨我一辈子吧!”妈妈的宝贝,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爱你我愿意放弃一切包括你!里面还有一张存折,是妈妈还没来得及给我。怪不得她平日里省吃俭用,连衣服也舍不得买,而我却以为她把钱都存着留给弟弟。这时弟弟抹了抹眼泪过来了,他安慰我说:姐别伤心,妈妈说让我长大了要保护姐姐,要让姐姐笑。我叫森林是因为森林是树林的家,以后我的家就是姐姐的家。我一把抱过弟弟痛哭起来,心像被人用刀割碎了般的痛。妈——我大声的叫了一声,那是我第一次叫妈,然而也是我最后一次了!

多年后,我在杂志上看到了一条获得特等奖的短信:趁着你还能听到,让我多叫几声妈妈;趁着您还能微笑,让我的目光驻留在您的面颊;趁着您依旧爱美,让我梳理您渐稀的白发。妈妈,有您在,我才是真的娃!看到这里,我潸然泪下……

(责任编辑:admin)

Tags: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导航
友情链接
© 2010 庐江县白山教育网  版权所有
主办:安徽省庐江县白山镇中心学校    地址:庐江县白山镇白山社区东大街
邮编:231531    电话:0551-82563299    传真:0551-82563299
ICP证:皖ICP备09006013号 

皖公网安备 34012402000008号